仙居县登山协会网

 找回密码
 中文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997|回复: 1

搜救队 浦江人民感谢你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2-22 12:37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_DSC7036.jpg

搜救队 浦江人民感谢你
       文\顾敏华

       浦江县三个小孩失联72小时后,终于被搜救队找到,而且状况良好。三天来,为了找到这三个孩子,浙江各地救援队火速赶往浦江进行搜救,省红十字(仙居)应急搜救队也应邀前往驰援。
       三天来,救援队伍动用包括直升机、水陆两栖搜救车在内的专业装备对失联小孩的区域进行地毯式搜救。仙居搜救队第一次领到指挥部的命令,负责搜寻3号区块,队员们按照等高线搜寻的方法自东向西进行平行搜寻。按照队长方浙的指挥分工,新昌队负责海拔280米以上山体,仙居队负责280米以下区域。由于搜索区域内草丰林密,队员们用柴刀、锯子砍柴开路,一步一步的进行仔细搜寻,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。经过3小时的紧张搜寻,3号区域没有发现失联小孩的踪迹。
      在接下来的碰头会中,各参加搜救的搜救队进行汇总,并按照搜救指挥部的要求部署转天的搜救事宜。队长方浙提议让东阳搜救队为每支参加搜救的搜救队提供APRS现场支持,以便进一步确定搜寻范围。
      第二天,省红十字仙居应急搜救队再次按照指挥部的部署,搜寻山脊部分区域。队长方浙坐镇指挥各红十字救援队搜救事宜。正在搜寻中,指挥部传来孩子找到的消息,而且状况良好。参与救援的搜救队都齐声欢呼,为孩子的找到而高兴,也为自己的付出而欣慰。
      在三天的搜救中,浦江红十字的同志始终在现场为大家做后勤协调工作,黄会长到第三天嗓子都哑了仍坚持不懈。我们也感受到是浦江人民的热情,他们为搜救队准备了充分的后勤保障,无微不至的照顾到位,就连县城的民众一看到救援队都肃然起敬,连吃饭的饭钱都不要。每当一支队伍进山,聚集在村口的村民都是以崇敬的目光相送;归来时,村民们满怀感激。这样的眼光让参加搜救的队伍都鼓起极大的热情。
       当孩子找到时,家属、群众以及村里就自发的打出标语,对参加救援的各搜救队表示由衷的感谢。
       生命至上,大爱无疆。我们有幸成为搜救队伍的一员,我们有幸成为创造大爱浙江的一份子,我们无愧省红十字搜救队的光荣。


285707545624935762.jpg

281182966781897158.jpg

_DSC7059.jpg

26842872520769653.jpg

798824888563979651.jpg

420999695449954107.jpg

105861606355831595.jpg

169190018456970168.jpg

_DSC7380_调整大小 - 副本.jpg


浦江县委书记施振强的亲笔纪实长文


2016年2月19日  胜利了,激动的泪在飞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——中国最大规模搜救行动创造最美的生命奇迹


       阴晴。
       昨晚,在建光指挥部传达徐加爱厅长务必找到人的指示,要求按落实赵书记暨市长的全面动员全力搜救"的指示,我要求指挥部救人决心不动摇,搜索方向不动摇。全体参战人员要按照县委的"动员一切力量,采取一切措施,不放过一切可能",消除杂音,顶住压力,加大后搜救力度和调查范围。听取汇报后,我感觉头晕头疼,如有根钢扎我的右脑传达,头很重很晕感觉有根银针不时刺我的右脑,我是累了,两天两夜没有合过眼。但我相信,我不缺力量,我不会生病,我不会倒下,只要见不到结果,我有什么理由倒下?这个时候我怎么可能倒下?决不!
      我走出临时指挥部到廊台上,寒风从壶源江上吹来,我微微颤抖一下。寒冷,又是零下温度,我遥看江对面的大山,有几行光点在向山下慢慢移动,显然我们的几支队伍在回撤,他们在山上12个小时已断粮断电,他们回来补充给养。但是,看到大山被黑暗渐渐呑筮,我在最心中最深处竟然也渐渐出现一丝的不祥之感:第三个寒夜又来临了,如此黑暗与寒冷,如此恐惧与绝望,三位小孩在没吃没喝没照明如何能在茂密森林中生存下来?看到眼前黑暗寒冷的大山,我突然下令在各山头和开阔地,点燃熊熊的堆火,我想让打破这可怕的黑夜,想让火把传递温暖,想让孩子看到生命的希望之光,即便孩子真的熬不过,等不到明天黎明的太阳,我也想让在黑暗完全呑噬他的身体之前看一回美丽的家乡……但我不想让指挥部的同志们看到的脸色凝重,那怕一丝失望。
      我想回办公室独自安静会。感觉右脑不只是一根钢针刺痛我,似乎每丝头发都是一根针在刺我的头,我预感可能会感冒。已两天两夜几乎没有合眼,我不能倒下,必须强迫自己能睡下。我回到宿舍,只吃了"泰诺",我不喝茶不洗澡,甚至不脱衣不脱鞋,只靠在一个特大的忱头上强迫自己休息。可是一闭上眼睛,黑暗中总是浮现视频上三小孩离奔奔跳跳离开家的那一幕……      回想刚才在指挥部下达任务时,我竟然脱口而出:"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",我感觉我失言了,我不该把"死"说出来,这会在多大程度上挫伤战友的士气啊?此时此刻,不能让这种挫败感在战友中在救援队员中漫延,否则会酿成大错,严重挫伤全民大救援的热情。但是,最坏的结局,我是多么不情愿去想,但总是挥之不去,仨孩能挺过今夜的严寒与饥饿?我的搜救的决心坚如磐石,要求全面排漠不放弃任何希望。可我已经感觉到舆论开始转向,很多领导们私下已转向被拐的可能方向,甚至建议我要考虑退路,从重点搜救转向刑事调查为主,渐渐降温,慢慢退却,让自己下台阶。
       可是我执着认为,个人名利得失与三条孩子的生命想比,真的有如此重要?组织如此大风险的大搜救怎能功利计算?孩子生命是可以用来个人算计权衡的吗?这完全是听从人性的呼唤,我们总是提"以人为本"执政理念,有什么能有孩子生命更至高无上?县长和指挥部的几个领导非常坚定,这更增强我的勇气。
      到晚十二点多,市委陶书记和聂展云局长亲临指挥,他们肯定了指挥部坚持的"孩子山里迷失"为最大可能的判断,支持以山区搜救为重点方向的决策,提出了增加队伍扩大范围的意见,非常及时准确。指挥部连夜部署明确了责任任务,县委办张建顺主任在凌晨3点向全县乡镇下达征召各乡镇应急分队继续参战指令,要求早上7点30前完成建光集结。
     今晨六点我即赴指挥部检查并下达指令:要求指挥部各小组立即到位;要求应急办主任对今天所有参战的50来支县内外专业队和应急分队建立微信群和卫星联系电话,随时反馈情况并实时汇报情况;要求协调组立即将所有搜救范围划分网格后重新编号落实任务;要求印刷200张地图分发,每组均将各自范围和相邻范围的卫星图地形图以明确责任区。清晨六点半,各搜索小组逐步集结,时间太紧务必分秒必争,离72小时黄金时间只有二三个小时,危险正在迫近,务必分秒必争。在会议室,我要求该组责任人公安副局长贾国锋直接下达任务。我回到指挥部的廊台上,目送几十支队伍在向大山进发。此时,太阳依然没有出现,但山头上已见曙光,我内心在默默为失联的孩子祈福,希望她们活着;为我出征的战友祈祷,希望他们今天能创造奇迹
      为了提振士气,统一思想,明确责任,今天的周五晨会放到建光村开。会上我向各书记传达了县委的坚定决心,并且解释了指挥部的重点方向,同时要求各乡镇务必在此时要"守好家门,保持定力,确保安全,稳住阵脚",为配合建光的"大搜救",全县域的调查要告各乡镇和公安业务力量。我部署开展以"平安元霄"全县行动,要求全县调查以出租房和一切可疑地点可疑线索,不放弃任何可能。县长具体部署了安全工作和无违验收工作,他严肃要求乡镇绝对不出事!
      会后,我回到指挥部会见市公安局聂局长和省公安厅警航大队长和政委,警航领导对浦江组织史上最大规模救援行动称"史无前列",他说他参加救援20多年,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科学高效、周密有序、反应快速的指挥效果,堪称经典。他说,几千人90多支来自五湖四海的队伍竟然组织得如此井井有条,数千人突然汇集小山村竟然能保证有饭吃有水喝,救援工作和交通后勤保障井井有条,真太不容易。
      的确,来自全国各地的救援队长和记者都非常激动地告诉我,他们参加几十次大规模救援行动,从来没有看到过浦江这样指挥有序的大行动,从几千辆车的交通组织到几千人的后勤保障千丝万缕但有条不紊,浦江志愿者队伍四面八方,从物质保障到食品安全到医疗保障,从指挥协调到信息采集到外围调查,政府主导与社会发动,有求必应。甚至浦江志愿者尽然提供了上百只充电煲供救援队进山,真是非常完美。
       是啊,我们的队伍真的可爱可敬,但今天听到这些赞美,我没有丝毫兴奋,甚至有些酸痛。组织周密精准高效的指挥是为了寻找小孩拯救生命,如果孩子有失,其他任何赞赏又有何价值?刚才听乡镇汇报,我了解到很多人都已认为应该放弃山上援救,小孩父母更是认为希望是被拐,甚至他会"算命的父亲"认为无需施救,孩子七天后会回家;还有几十条信息均说小孩已出山被拐,郑宅和浦南又报两小孩失踪。更有甚者,竟然还真有人发信息给小孩父母说:"小孩已被我干掉",各种消息纷纷扰扰。而另一边央视等16家媒体却在全天候做连线实况报道,全国亿万人有焦虑等待救援的消息,央视每天播报两次实情。
      150多支7000多人,如此大规模"水陆空"大规模行动,此刻已经接近黄金72小时的生命极限,成功的希望渐渐变得芒然,失败的情绪已经漫延。此时此刻,我面临有生以来最大的压力,我面临和平时期组织大行动所无法想象的压力。此时此刻,谁能给我力量?
      九点接到消息,暨市长来建光指挥部但担心媒体干扰而回到行政中心,我和县长赶回常委会议室向市长汇报。在伟通汇报后,为了让市长了解我们决心和方向,我亲自向市长介绍了16日中午11点从三孩子离开家,到广安古桥,到江堤,一直上山到半山亭子的四条确定的信息,也介绍已排除的下午5.54分石兆桥信息,和未排除的当晚晚上9.50左右搜索队在小庙附近听到的小孩哭声的疑似信息。
      正当暨市长查证信息时,小黄的电话到了。他用急促又断续的声音报告:
     "书记,小孩可能找到,有可能找到……"。
      我几乎不相信,我快步走出会议室问:"什么,说清楚,再说一遍……"
      小黄:"人很有可能找到了,人找到……
      我追问:"哪里找到?找到几个?还有生命?……
      回答:"可能活着,会说话,有一个已抬下来,是岩头援救队在长山村发现……
      我已听清,我已听到好消息,消息已确定无疑……
      我匆忙向暨市长报告好消息,我不顾市长反应,我带着伟通冲出会议室坐上车急急向指挥部飞奔。路上伟通激动哭了,哭得说不出话,我也泪流满面。
      十一点多我们回到建光村,路口已集聚很多村民,指挥部前已有数百队员集中在广场上,他们全都看我们,并自觉让出通道让我走过。我边走边举起右手向战士们高喊:"找到了,我们胜利了!"。几百齐心高喊,"我们胜利了,我们胜利了……"我看到队员几乎全都哭了,他们,她们,救援队志愿者,所有在场的勇士们,全都哭了,他们喜极而泣,她们相拥而哭……如此震撼人心的场面,撼天动地,这是伟大的胜利,浙江史上最大规模的"大搜救"成功了,这是伟大的历史时刻!人生谁能亲临这样的时刻?谁能拥抱如此巨大的幸福?
      我们赢了,浦江胜利了,小浦伟大,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儿童搜求大行动取得最完美的成功,浦江创造奇迹……
      我从指挥部到檀溪长山村迎接小孩,但孩子在虞振贤他们送护下直接往医院,我带建顺去长山村去迎接英雄归来……
      在长山村我们见到了岩头应急救援队,最先发现并抱着小孩的大胖队员,他背着绳索非常激动,他们说,那一刻,他们队员哭了,回来路上看到长山村民都在激动哭了。他们队员告诉我,小孩救后对他们说:"谢谢,叔叔"。所有队员都流下泪……
我主动提出,我要和大家拍个照,留下今天永远的记忆……
      回到指挥部,我陪暨市长和陶书记出来感谢来自各地的队员,暨市长激动万分,"非常非常感谢,非常非常高兴,非常非常伟大"。告别市长,我和县长到直升机场地与警航合影,并对在场的来自义乌,东阳,永康,富阳等地队员讲话:"你们是勇士,你们是英雄,你们创造了奇迹,请你们记住,你身后大山就是你们创造奇迹的地方,你们可以自豪地告诉你的儿子你的孙子,你们在浦江在建光村参加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儿童搜救大行动,你们创造了奇迹。浦江感谢你们!" 我和县长一一与他们合影。
      下午二点半,我们从指挥部直接到医院,接待浙大一院王院长亲自带领的12位最优秀专家来浦为三孩子会诊。
      我在病房看到三小孩,生命体征稳定。11岁陈馨怡和她弟弟陈涵林脚冻伤重,但已见脉动,应该不会剪肢。8岁陈敏洁情况很好,很会说说。尽管72个小时牵动几亿人,太多太多迷团有待解开,我不忍问女孩陈馨怡过多,她只说几个关健词"到过山上凉亭,爬上山顶,滚下来,到过小庙,到过水库……听到声音,看到飞机,喊过救命,三天都没有吃东西只喝水……      "她的记忆很清楚。浙一院长会商决定,把最严重的陈涵林送浙一院救治。随后,他们召开新闻发布会。我谢绝参加,拒绝了任何央视中央省报记者采访,也拒绝参加新闻招待会。此时此刻,我想找个地方,独自安静。我回到宿舍,孩子得救了,史上最大规模的儿童搜救大行动完美落幕,美丽的仗已经打过,我终于感觉累了,一下子就没有力气了,静静地躺着,任凭泪水慢慢渗透纯白的忱头……
       晚上,白岩松在央视连续直播基础上,编了"新闻1+1"用把浙江浦江的儿童搜救大行动,视为空前的,是大大正面的,今人振奋……
       今夜浦江无眠,多少人喜极而泣,多少人呐喊,浦江真好!


_DSC7362_调整大小_调整大小.jpg



相关链接

来自浦江人民的感恩、感动
http://www.xjdsxh.com/forum.php? ... id=2788&fromuid=845
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6-4-2 14:52:0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搜救规模最大的一次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中文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

© 2001-2012 仙居县登山协会网 ( 浙ICP备12007817号-2 )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返回顶部